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
  | | | | | | |    
   当前位置首页 >> 第1419期 >> 第4版 >> 清虚自守伴书香
第4版:副刊
1418期第四版版面图
清虚自守伴书香
远在记忆之外
魏晋名士如何过年
送春来
无限的清单
说说画画

图片新闻
 

清虚自守伴书香

——怀念恩师樊凡教授(一)

http://wuns.whu.edu.cn 2017-03-01 作者:单波 

 
 

    到如今,樊老师珞珈梦寻六十载,成就“清虚自守伴书香,乐天无忧享天伦”的美丽人生,开出一片令人向往的心灵境界。


    2017年2月16日是一个令人无比悲伤的日子。一直在微信上亲切互动的恩师樊凡教授突然断了音讯,一连几天没有听到他的爽朗语音,令人心悸的消息在这天早晨传来,樊老师在旧金山医院因术后感染陷入昏迷。到了下午,令人心碎的噩耗传来,樊老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我跟随樊老师问学二十八载,如今痛失恩师,只能靠怀念来平复心中的悲痛。
    樊老师1933年出生于广西横县,家境贫寒,没有祖地,靠租种他人土地为生。微薄的收获抵挡不住物价飞涨、沉重赋税,贫困如影随形。幸好天无绝人之路,当地政府推行小学免费教育,樊老师五岁时被母亲挥鞭赶进学堂,由先生点破童蒙,爱上读书。青年时梦想以教书立于世,躲避兵役,然战乱频仍,身处水深火热之中,无处寻梦,遂在1948年投笔从戎,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,在求解放中拯救自己;戎马倥偬,自修写作,卸甲之后,转入地方报社,始与新闻结缘;继而痴迷创作,怀抱文学梦想,旋即于1957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,涵泳于刘博平、黄淖、程千帆诸先生的学问之中,并留校任教,圆梦珞珈山。“文革”中进入沙洋农场改造,依然坚持梦想,不坠传道之志,不失仁爱之心,为大师大德所称道。及至改革开放,人到中年,与吴肇荣、吴高福等先生协力开创武汉大学的新闻教育,筚路蓝缕,培育出国内一流的新闻传播学科。在主政新闻学系期间(1989-1993),挽狂澜于既倒,变革办学思想,凝练学术方向,稳定学术队伍,优化人才培养,涵育优良学风,出色地完成了承上启下的历史使命。退休后,樊老师一边受聘为武汉大学教学督导,匡正教学时弊,指导教学创新,一边心系新闻改革,深入调研,探讨新闻传播的新问题。到如今,珞珈梦寻六十载,成就“清虚自守伴书香,乐天无忧享天伦”的美丽人生,开出一片令人向往的心灵境界。
    即人生以言学术,樊老师总能以返璞归真之心探究新闻传播现象,强调从存在出发而非从概念出发,寓深刻学理于朴实表达之中,以文学家的气质撑开学术话语的想象空间,也偶尔显露一点军人本色,用“进军”“征程”等词汇使学术表达生动起来。即学术以言人生,樊老师由新闻入文学,专研音韵文字、诗词歌赋,又由文学返回新闻,开拓新闻写作学、中西新闻比较研究、经济新闻研究等领域,追寻中国新闻传播业的现代化、科学化、人文化的梦想,理想与忧患同行,批判与建构并存,自由与责任不悖,凝结成独特的理想主义人格气质。
    20世纪80年代,新闻改革全面启动,新闻界开始从“党报本位”理论回归“以新闻为本位”的新闻理念,新闻的信息功能、舆论监督功能也随之凸显出来。当时的研究者大多着眼于新闻观念的变革,试图从意识形态、民主理论、交往理论、信息理论、社会学、心理学等方面导入各种理论资源,引导新闻改革。此时的樊老师找到的新闻改革支点是新闻写作,看上去过于微观、过于经验化。其实,对于具有改良特性的中国式新闻改革而言,这是最有效的探索路径,当理论的探索在现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时,经验层面的研究往往能稳定推进新闻实践的变革,进而悄然寻求新闻观念的变革,这常常体现了在并不宽松的媒介环境下的一种实用主义态度,但这并不与理想主义相背离,只不过使其冷静下来,把理想与理性嵌入新闻实践之中。
    樊老师冲破就新闻论新闻的封闭状态,从多角度、多学科的方法来研究新闻写作,建构了新闻写作学的方法论。“封闭”曾是新闻改革难以攻克的一大堡垒,也是新闻学的一大痼疾,樊老师大胆质疑,试图让新闻界摆脱“思想失明症”,看到这样的事实:新闻写作领域的理想风帆,长期搁浅在我们自己固有的经验系统的沙滩上,重复一些已有的原则和原理,在已知的领域和约定俗成的熟路上踯躅,其指导思想是知识论,而不是认识论,更不是创造论。渴求认知与创造的心灵,急迫地寻找探索的路径。在哲学层面,他强调认知新闻与事实的统一与矛盾的关系;在美学层面,强调从接受美学转换思维,把受众看成既是新闻的接受者,又是新闻价值的实现者,破天荒地提出,受众是新闻写作改革的动力, 暗合了当今公民媒介改革运动时代的一个主流观点,即公众是媒介改革的主体;在心理学层面,强调分析记者写作的起因和写作中的心理活动,以及受众在接受过程中的心理状态,从而转变新闻批评方法,由惯见的作者生平、社会影响等外在观察,转为内在掘进;在系统学层面,强调用整体性原则、结构性原则、相关性原则分析新闻写作。尽管只是一些初步的设想,但这些思想的火光已照亮了学术创新的出口。(待续)


(我的武大老师)
 



武汉大学报网络新闻系统
Copyright © 2003 武汉大学报 All Rights Reserved